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社会科学报 1386期》上海学术界热议“自贸区”未来发展
发表时间:2013-11-20 阅读次数:623次

本报讯(记者  汪仲启)  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在多方期待中挂牌,各方的反应似乎“有冷有热”。从自贸区真正的使命——以开放促改革来看,它的效果本就更应该体现为长期改革效益而非短期获利。无论是转变政府职能还是管理制度创新,都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而需要积累经验和智慧,在摸索中潜行。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深处改革第一线的上海学术界也应为自贸区如何做得更好而贡献智慧。

    在日前举办的华师大城市发展研究院成立大会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与城市发展论坛(2013)上,上海市政府参事室主任、上海WTO咨询中心总裁王新奎教授表示,上海自贸区一是转变政府职能,改革投资管理体制,从之前的事前审批转变为事中事后监管,这是重中之重,根本之根本,成败之关键;二是扩大服务业开放,改革外商投资准入体制,并按国际高标准实施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三是实施金融制度和海关监管制度创新,提高贸易和投资便利化程度,不论外资企业还是中资企业,都能从中受益。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经济学会会长周振华表示,我国经济的几大传统竞争优势目前都有所下降甚至已经不复存在。“人口红利”的下降,带来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升;资源、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大,曾经那种不计环境成本发展经济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中国经济要在新的形势下有所作为,能够降低成本的环节,只有转变政府职能。”

    为此,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和《法学》杂志社联合主办第一届自由贸易法治论坛暨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法治保障研讨会,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自贸区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郑少华教授表示,自贸试验区建设法律具有先导性,其实施的法律,大致有三个来源:一是其他国家自贸区已成熟的规则或双边与多边自贸区协定中形成的规则;一是商人们(企业)在其他地方长期演化而成的规则;一是学者们经过长期探索归纳甚至创造出的新规则。自贸试验区成立后的法律先导性还表现在试验区内的法律经过若干时间的实施,经评估后向全国或若干其他自贸区进行复制与推广,对于全国其他地方来说,这些被复制与推广的法律规则又具有先导性。
      
    在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举行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高层建设论坛上,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肖林指出,自贸区的核心制度框架可概括为“三自由”、一保障,即贸易、投资和金融自由化,而这在大多数发达市场经济国家都是基本经济制度。自贸区采取负面清单管理是放弃了政策红利,追求制度红利,“是把制造蛋糕的工具给你,让你发挥自己最大的创造力”。论坛上,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教授表示,金融应该为实体经济服务,关键是定位,是金融开放的顺序。他认为,金融开放面临三大挑战:一是要素价格超调效应与产业空心化;二是贫富差距扩大与利益冲突;三是监管漏洞与金融危机。上海财经大学叶德磊教授强调,上海应该加快发展金融服务,增加金融期货品种。与此同时,金融监管不能缺失,要好好研究负面清单,发挥自贸区的最大功能。

    在华师大城市发展研究院成立大会上,原上海市副市长、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胡延照教授表示,目前,国际市场资本价格是20年来最低的时候,香港、欧盟的融资成本都在2%左右,日本甚至只有1%-1.5%,而国际大宗商品,除石油价格继续坚挺之外,相当多的商品价格都相对低廉。“这是中国进一步发展非常重要的窗口期、机遇期,我们要很好地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自贸区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平台,能够为中国经济发展和城市化建设服务。”(1386期 第4版)